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以案释法

【2019年】从治超复议案件谈执法全过程记录

发布日期:2020-07-31 17:14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市交通运输局

一、案情简介

2015年4月21日,某市公路部门路政执法人员在G15(沈海高速)某点巡查时,发现车牌号为冀D·XXXXX的车辆,涉嫌在公路上擅自超限行驶(超高),两名执法人员表明身份后,要求驾驶员接受检查。经检测,该车为6轴车辆,车货总高4.85米,根据《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第三条第(一)项的规定,认定超限0.85米。2015年4月23日,公路部门向当事人郭某某送达了《行政处罚告知书》,当事人于当日放弃陈述、申辩权,公路部门于当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当事人收到处罚决定书后,自动履行了处罚决定,向指定银行缴纳了罚款。

2015年5月21日,当事人郭某某因对其在公路上擅自超限行驶而被公路部门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不服,向某市交通运输局提起行政复议申请,请求:1、因处罚程序违法,处罚主体不明,要求确认行政处罚无效;2、要求返还被处罚款7500元;3、要求赔偿车辆务工损失费等计9000元;4、建议给予主管人员行政处分。

复议过程及结果

当事人于2015年5月21日递交复议申请书至某市交通局,称其于2015年4月21日13时,驾驶冀D·XXXXX牵引车运输货物在某处被公路部门执法人员查获。执法人员未出示执法证件,仅经过简单测量即告知车货超高,强行将车扣留至停车场,没有出具扣车证明,滞留车辆达3天之久。后又被告知车货测量总高为4.85米,并被告知罚款金额为15000元,后又变更为12000元。4月23日,公路部门出具处罚决定书,确定处罚金额为7500元。处罚决定书未交其签名确认,没有执法人员签章,且没有告知其听证权利,严重违法法定程序。后其缴纳了7500元罚金后才被放行。当事人称在事后自测车货高度仅为4.45米。另外,还提到有自称停车场老板要求支付3000所谓的“卸货拍照测量费”,以减轻处罚,但被其拒绝。

公路部门答辩:1、执法人员身份没有问题,在执法环节中已经出示;2、鉴于当事人配合,并未对其采取行政强制措施;3、处罚金额和程序都是符合相关法律规定;4、当事人车辆总高4.85米客观存在,由执法人员和当事人共同签字的检测单为证,并不存在停车场人员擅自改变测量结果的可能;5、当事人具有承接运输任务的能力和主体资格;6、当事人按规定并没有听证权。

某市交通运输局经调查核实后认为:

1、被申请人的执法人员身份明确,具有执法权。根据监控录像显示,执法过程中,执法人员的标识是鲜明的,身份是可识别的。且根据《现场检测笔录》、《询问笔录》、《责令整改通知书》等,执法人员均已向申请人明确表明身份,证件号码均已记录在案,且已经过申请人签名确认。因此,申请人认为执法人员身份不明及无执法权,本机关不予采信。

2、申请人的违法事实清楚,处罚幅度适当。询问笔录、现场检测笔录、现场照片、责令整改通知书、现场监控等证据已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足以证明申请人的违法事实。申请人认为高速公路限高仅4.5米,4.85米高的车辆根本无法通过桥梁、立交路口、隧道等。主张其车货经实测仅4.45米,但并未提供相关证据。根据我国公路工程技术标准设定高速公路的设计限高为5米,根据交通部《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第三条第一款规定,“车货总高度从地面算起4米以上(集装箱车货总高度从地面算起4.2米以上)”为超限运输车辆。经过现场检测,申请人车辆总高应为4.85米,有执法人员和申请人共同签字确认的检测单为证。

根据《公路安全保护条例》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在公路上行驶的车辆,车货总体的外廓尺寸、轴荷或者总质量超过公路、公路桥梁、公路隧道、汽车渡船限定标准的,由公路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可以处3万元以下的罚款”,参照《浙江省交通运输行政处罚裁量基准(公路路政)》第四十项的规定:“车货总高度从地面算起超过4.7米,集装箱车货总高度从地面算起超过4.9米的,处1500以上30000元以下的罚款”。被申请人根据执法实践,综合考虑申请人违法事实和具体状况。经过集体讨论程序,确定给予7500元的处罚。于法有据,处罚适当,应予以支持。申请人所述被申请人多次改变处罚幅度,但在其提供的《行政处罚告知书》、《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处罚的金额表述一致,且也没有提供其他证据佐证他的说法。因此本机关对申请人的陈述不予以采信。

3、被申请人处罚程序正当,不存在违反法定程序行为。

根据《行政强制法》的慎用行政强制措施原则及《公路安全保护条例》第六十五条规定:“对违法进行超限运输的车辆一般先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再依法采取行政强制措施。”被申请人依法先行向申请人送达《责令改正通知书》,申请人已予以签收,并未提出异议。被申请人据此未采取行政强制措施于法有据。申请人误以为停车整改是强制措施,系其对法律规定的误解。

申请人在《现场检测笔录》《现场照片》《询问笔录》《卸货记录章》《责令改正通知书》等执法文书中均与执法人员共同签字确认。《行政处罚告知书》《行政处罚决定书》等文书均已按《行政处罚法》的要求制作,并已依法送达,申请人也对送达回证予以签收。程序合法到位,并无不当之处。申请人认为行政处罚文书无执法人员及负责人签章,且未经其同意认可,主张处罚无效,系其对法律规定的误解。行政处罚文书是行政机关意志的外化表现,已加盖被申请人单位公章,且已依法送达申请人,就具有法律效力。无需执法人员的印章、负责人的签名,也无需经申请人认可同意。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责令停产停业、吊销许可证或者执照、较大数额罚款等行政处罚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当事人要求听证的,行政机关应当组织听证。”较大数额罚款的基准认定实践中均由各省人民政府法制机构根据当地实际而确定。依据《浙江省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关于明确实施行政处罚适用听证程序较大数额罚款标准的函》(浙府法发〔2014〕10号)的规定,浙江省交通运输系统适用听证程序较大数额的罚款标准为个人1万元以上,组织10万元以上。本案罚款金额仅为7500元,未达到“较大数额”标准,故申请人不具备听证条件。

4、申请人请求国家赔偿及处分主管人员,于法无据。申请人要求赔偿车辆误工损失费、误工费等共计9000元,但没有提供相关证据。根据《国家赔偿法》的规定,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有侵害相对人合法权利时,受害人才有权主张国家赔偿。复议机关认为,本案被申请人依法履职,执法并无过错,申请人主张国家赔偿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不予以支持。根据《行政处罚法》的规定,只有执法有过错,才可以依法给予直接负责主管人员行政处分,本案不存在应给予行政处分的情形。

5、关于申请人提出的有关停车场老板所谓的“卸车拍照测量费”,此非行政机关具体行政行为,不属于行政复议的范围。建议申请人通过其他途径反映、解决问题。

6、关于申请人提出的邮寄证据的要求。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三条规定,“申请人可以查阅被申请人提出的书面答复、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和其他有关材料,除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或者个人隐私外。”本机关在办理案件过程中,多次电话联系申请人,要求其至本机关谈话并查阅证据资料,申请人一直以没有经过某州为由,拒绝前来。本机关认为根据《行政复议法》的规定,申请人有查阅证据资料的权利,但没有苛责复议机关邮寄送达证据材料的义务。本机关已告知申请人依法行使权利,但其怠于行使,应视为放弃该权利。故对申请人的请求不予以支持。

综上,某市交通运输局认为被申请人处罚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依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项的规定,决定如下: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

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并未提起行政诉讼,此案终结。

案件启示

本案是某市近几年治超处罚中少有的复议案件,通过对全案分析,也进一步明确了执法主体资格和法律法规的适用情形,对今后的治超工作也起到指导作用。行政复议的过程,也是一次法律学习的过程。本案能够得到维持,诸多音像证据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复议机关通过调取执法现场监控,卸货场所监控,测量取证时的照片及监控等诸多音像证据,还原了执法现场,维护了执法权威。同时,通过该案件,我们也进一步认识到执法全过程记录的重要性。

执法全过程记录制度,以规范市场监督管理程序和行为、提高依法行政水平为目标,通过文字、照片、录音、录像等记录方式,对行政执法行为的程序启动、调查取证、审查决定、送达执行、立卷归档等全过程进行记录,实现全过程留痕和可回溯管理,切实维护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规范执法行为,防范执法风险。实施的范围包括范围依法实施的行政处罚、行政强制、行政确认、行政检查、行政监督、行政调解、行政许可、行政备案、行政指导等行政执法行为,应实施行政执法全过程记录制度。

执法全过程记录既是确保程序合法的有效约束,也是保护公民权益的有效安排,更是倒逼规范化执法的有效方法。特别是全程音像记录,比单纯的文字记录更有说服力,也更有约束力。镜头之下执法,本就是为执法插上“监督接头”,让执法者不得不将执法行为纳入规范轨道内。非但如此,全程音像记录,还是对执法者的保护。面对阻挠、抗拒执法等行为,他们可以在“依法”的前提下该强硬则强硬,不至于对耍泼闹事者无计可施。

日常交通执法实践中,哪些情况要一定要进行音像记录,基层执法人员往往存在困惑,但随着《浙江省交通运输行政执法全过程记录管理办法》(试行)的出台,这个问题得到的很好的解答。该办法第六条指出:

各级交通运输部门应当根据行政执法行为的不同类别、阶段、环节及实施现场情况,采取合法、适当、有效的方式和手段对行政执法全过程进行记录。对文字记录能够全面有效记录执法行为的,可以不进行音像记录。

对下列容易引发争议的行政执法过程以及直接涉及生命健康、重大财产权益的现场执法活动和执法办案场所,根据实际情况进行音像记录:

(一)对交通运输违法行为、水上交通事故和船舶污染事故等进行现场处置、当场处罚;

(二)进行现场询问(调查)、现场检查(勘验)、抽样取证、先行登记保存证据等调查取证活动;

(三)实施查封(扣押)、强制拆除等行政强制;

(四)举行听证、留置送达和公告送达等容易引发争议的行政执法活动;

(五)处置重大突发事件、群体性事件;

(六)法律法规规章以及交通运输部、省政府有关文件规定需要音像记录的执法活动。